租赁产品

Products

京“黑户蜘蛛人”已超正规军 安全风险隐患严重(图)

来源:小九直播app下载安装-玻璃吸盘车    发布时间:2023-12-31 17:00:18
主要规格

  2009年4月10日,北京市天文馆,两名“蜘蛛人”正在清洗楼体的外玻璃面。从明年开始,“蜘蛛人”将全部持证上岗。 韩萌 摄

  消防队员正在搬运一名落在平台上的“蜘蛛人”遗体。2008年10月20日上午,因吊篮坠落,在华贸大厦顶层外墙面作业的3名“蜘蛛人”从高空坠落身亡。杨杰 摄

  人们叫他们“蜘蛛人”。他们平时并不被人所关注,一旦突然陨落,则会再一次引发全社会对于高空作业安全、其上岗资质以及监管的关注。

  这些“蜘蛛人”中,有一部分是脱离了正规保洁公司的“黑户”,他们能够为其他公司所用,也可以私下接活。

  有保洁公司负责人坦承,“黑户蜘蛛人”的数量早已超过了保洁公司在编的“蜘蛛人”数量。而他们的安全意识往往较弱,部分12层以下的清洗作业基本不用辅绳,存在严重安全风险隐患。这让业务发包方和保洁公司都“顶着雷在干活”。

  15年前,傅云离开四川自贡老家,来北京做保洁,并成为了圈里第一代“蜘蛛人”。

  在第一家保洁公司,他认识了“高空作业”:一根绳、一个桶,主要是和广告牌打交道。没有“蜘蛛人”这么时髦的叫法,那时都叫爬墙工。

  “大家为从事这岗位挤破了头。”傅云说,他们图的就是上工当天能获得50元钱的补助,这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可是份“大钱”。

  能干上“蜘蛛人”除了要胆大的小年轻,还多是关系户。傅云没关系可走,也就一直在“门外”看着。

  1998年,跳槽到大兴一家保洁公司的他终于干上了“蜘蛛人”。当时有高空清洗的需求上门,但公司没能人。他凭着有一些间接经验当仁不让。

  第一个活是清洗大兴供电局外墙,开工前,傅云想到自己没有“高空证”,但他认为这不是问题,没有人给,也没有人检查。相反,同行中有证的那才稀奇。

  不过,下绳前,他还是熟读了一遍他人“高空证”上的操作规程。尽管这个规程指导的对象是高空作业的架子工。

  “比看戏还热闹。”傅云仍清晰记得第一次开工的“盛况”。因为稀罕,引来很多行人围观,接连看几个小时,撵都撵不走。看到出神,“观众”还会指挥他“往左、往右、放绳子”。

  10年间,“蜘蛛人”的日薪从30元涨到50元、80元、100元、120元、150元、200多元,今年最高有拿到300元的。

  与普通劳动者期望的一份稳定劳动合同相反,2000年,傅云主动离开了保洁公司。

  在他看来,保洁公司的业务源和数量都不稳定,不能保证公司内“蜘蛛人”每天都上工。不上工的日子只能发60元左右的保底日薪,这导致很多“蜘蛛人”离开或私下接活。

  北京春喜保洁公司负责人康文林坦承,小规模的保洁公司,很少会养一支固定的“蜘蛛人”队伍。相比室内清洁等业务,高空外墙清洗的接活率很低,而习惯了高薪的“蜘蛛人”很难降下身段做工资低的业务,开始去接私活。

  作为公司,不愿意为干私活的员工买保险、承担事故风险。因此,与公司签劳动合同的“蜘蛛人”也就慢慢的变少,他们转而成了行业内的一支支“黑队”。

  傅云不愁没活干。离开公司后,“蜘蛛人”们相互以老乡、老同事为纽带保持着联系。谁手里接了活,就召集大家一起干,再瓜分劳务费,提供活儿的“蜘蛛人”能多拿一些。

  多数业务只与发包方草草签个协议,如果发包方要求合同等完整手续,“蜘蛛人”们便委托熟悉的保洁公司去签约,获得劳务费后再分成。

  由于没有公司繁琐的流程和财务制度,零散的“蜘蛛人”通常能给出比保洁公司更便宜的价格。因此,很多业务发包方也会主动联系这些“蜘蛛人”。

  不少“蜘蛛人”在公司工作时就注意积累业源,他们的业务量甚至一度超过正规保洁公司。这也使得更多“蜘蛛人”脱离公司加入进来。

  康文林说,“黑户蜘蛛人”的数量早已超过了保洁公司在编的“蜘蛛人”数量。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,有的公司也会将接到的活外包给“黑户蜘蛛人”,但双方只签简单的工程协议,干一单工程结算一单。

  在该公司经营执照上,找不到“高空作业”或“外墙清洗”的字样,“都笼统地涵盖在保洁里了。”康文林解释说。

  “蜘蛛人”业务是康文林顺手捎上的。2004年前后,他做过包工头,每项工程验收前,都要雇人先做保洁,其中就包括高空外墙清洗。人难找,费用高,康文林决定自己承包外墙清洗业务。

  两个有高空经验的架子工,再从工地上挑两个胆子大的学徒,康文林的第一支“蜘蛛人”团队就这么组建起来了,“挣得多,抢着干”。

  而配套的工具也很简单,主绳、辅绳、安全带、安全锁和坐板,2000多元便可配齐一套。

  但当康文林到大兴安全生产有关部门办理“高空证”时,被告知已不再发放。当时,只有建筑方面的架子工具备高空作业资格。

  康文林认为,高空证早期由安全生产有关部门发放,但没有培训、年检等制度。在市场上,持证的“蜘蛛人”无论在劳务费和业务源上,优势并不明显。

  最初,“蜘蛛人”行业里还有人办假证,后来大家都习惯了“无证上岗”,而新员工的培训主要依赖于老“蜘蛛人”的传、帮、带。

  康文林说,一旦“蜘蛛人”作业中发生了事故,无证便成了公司的一项“重罪”,负责人甚至难逃刑事处罚。

  傅云也习惯了外界在谈论“蜘蛛人”出事故时,必然兴起的“无证上岗酿惨剧”论调。但在他看来,却不尽然,“没有一起事故不是因为违规操作和心存侥幸引起的。”

  没有受过正规培训,也没有从业资质,但傅云是技术规范的坚定捍卫者。“风吹到3级,宁可被发包方炒掉,也一定要下来”、“不要图快出活,辅绳不能少”、“即便只有一个人空中作业,也要有3个工人在地面配合”。

  按照《北京市高处悬吊作业安全生产规定》要求,北京今后从事外墙清洗、空调安装等高处悬吊作业的“蜘蛛人”均需持证上岗。

  康文林打算选送公司内普通保洁人员参与。有报道称,对全市“蜘蛛人”的培训将于年底全部完成,而首批“蜘蛛人”已结束了培训,这让至今仍未接到官方通知的康文林担心,这次考试会不会将规模小、经营项目多的公司排除在外。

  同样有些担心的还有傅云。他不知道上岗证是否能以个人名义报考,而当他意识到上岗证也许会将“蜘蛛人”重新“束缚”到保洁公司、目前的行业格局可能被打破时,他陷入了沉默。

  良久,他说,会参加考试。为了继续上岗,也为了从业这么多年,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  2007年11月4日 海淀区新中关大厦,一名20多岁男子在清洁外立面玻璃墙时,从距地面50多米的高空中坠下,当场身亡。

  2007年11月5日 朝阳区华腾国际三号楼,保洁员肖某在清洗外墙时,由于未系安全绳,主绳磨损断裂,坠楼身亡。

  2008年7月13日 朝阳区定福家园2号院,1名空调安装工人从16层阳台坠下死亡,目击者称死者未系安全绳。

  2008年10月20日 朝阳区华贸中心写字楼,3名工人对维修大厦标志时,施工吊篮突然坠落,3人从160米的高空坠落到4层平台,当场死亡。

  2009年3月29日 朝阳区央视新址园区内,幕墙清洗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从45楼高空坠下,当场身亡。

  据统计,2007年,全市共发生高处坠落事故48起,死亡49人;2008年,全市共发生高处坠落事故29起,死亡31人。今年以来,全市共发生高处坠落事故22起,死亡24人。

  北京市安监局副局长、新闻发言人张树森表示,造成事故频发的原因,首先是这些人员没有经过培训或是培训不到位;其次是劳动防护设施不到位。另外还存在违章指挥和违规操作等问题。(本报记者 傅沙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