租赁产品

Products

高楼外墙“蜘蛛人”日薪700元 挣的是辛苦和危险钱

来源:轨道式高空作业车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2-07 01:23:16
主要规格

  在北京林立的楼宇中,活跃着一群“飞檐走壁”的人,他们常年在离地几十甚至几百米的高空作业,一条悬挂坐板的作业绳外加一条系在腰间的安全绳是他们的“生命线”。这些人身穿防水工作服,头戴安全帽,手中变换着抹布、毛头、刮水刀、铲刀等几样清洁用具,如同电影中的“蜘蛛侠”般在高楼之外上下穿梭。

  他们就是被外界称为“蜘蛛人”的高楼外墙清洁工。与普通的保洁人员相比,“蜘蛛人”拥有令人羡慕的高薪,但是这一行业同样面临着自身的困境。奥美林保洁公司的经理张光涛和记者说:“高楼外墙清洁的工人数量这两年一直没什么增长,但是需求量却慢慢的变大,有时开到1000元一天都招不到工人。”

  来自湖南张家界的宋新堂可谓是一名资深“蜘蛛人”,从28岁来到北京打工,他已经在这个行当里干了11年。宋新堂还记得,自己最早入行时,每天可以拿到30元工钱,虽然这一个数字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,但在当时算是不错的薪水。

  伴随高薪而来的是工作条件的脏累差和如影随形的危险。基本上每个“蜘蛛人”都有过这样的遭遇——收工后坐电梯或走楼梯,身边的人都会忍不住捂住鼻子。此外,几百米的高空、两条绳子的保护、时上时下……这样的动作甚至让有些人看一眼都会晕眩,更加不用说亲自上阵了。

  高楼外墙清洁工作看似不复杂,其实门槛不低。记者从保洁公司了解到,想要从事高楼外墙清洁工作,一定要经过一定的学习培训,通过包括理论、实践在内的考核,获得安全局发的高空作业证。在上岗前,还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,患有恐高症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的人员是不被允许作业的。与女性占了“半边天”的其他保洁工种相比,“蜘蛛人”中鲜有女性的出现,大多数都是三四十岁的男性青壮年,足见其对体力和精力的高要求。

  与日薪在一百至两百元间浮动的普通保洁人员相比,高空外墙清洁人员“一天顶三天”,即使在淡季,基本上每天都可以拿到400元左右,有时甚至能达到1000多元。宋新堂还记得去年腊月二十七时接的一个单子,当时一座写字楼需要赶在年前做个清洗,但是工人们大多已经返乡,写字楼方面一开口就喊出了每天1500元的价位。总体而言,高空清洁工人的年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——平均下来,他们每人一年差不多能挣八九万元。

  “现在如果你想要找工人,还是非常容易的,临近‘五一’再想找人可就难了。”北京信诚行清洗保洁公司的经理乔志强说。

  据介绍,对于高空清洁人员来说,从四月中旬到六月、从九月中旬到十月中旬的不到三个月时间是一年中“忙得喝不上水”的时候。从天气上说,最近一段时间正值春秋季、平和无风,适合作业。此外,节假日也是高楼保洁的黄金时间,职工们放了假,楼里无人,也较为方便干活儿。

  在这段时间里,工人经常会连续干上二十多天甚至三十天,属于用工旺季,因为工人供不应求,人均工资每日700元是相当普遍的。但是到了天冷结冰和雨水量大的冬夏两季,由于天气变化快保洁效果难以长时间保持,做保洁的大楼很少,工人们很难接到活儿。

  乔志强已经开了八年的保洁公司,他和记者说:“最近几年,高空清洁人员的日薪每年或者每半年都会涨个三十五十,2009年时平均每日还是150元,不到5年就达到那时的将近三倍。但是他们的工作极其不饱和,季节性和临时性太强。”

  宋新堂承认,自己和仍在这个行当坚守的工友们一年也就忙上两个时间段,剩下的每个月都只能出三五天工,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在淡季再从事一份别的工种,“因为高空的活儿做惯了,每天拿得也多,别的收入没那么高”。干两个多月,歇九个多月,慢慢的变成了了高楼外墙清洁工人的常态。

  相对优厚的待遇并没有使“蜘蛛人”的队伍壮大,虽然北京的高楼外墙清洁工人总数并没有一个官方的数字,业界人士给出的估算值从五千到上万人不等,但是他们一致认为,这部分人群数量这几年来一直较为稳定,甚至会出现了下降的趋势。而北京需要清洗的高楼数却在持续不断的增加,两者之间逐渐开始不平衡。

  打一份高楼外墙清洁的工,体质是关键,一些四五十岁的老工人上了年纪后,便逐渐淡出了这个行业,连三个孩子的父亲、39岁的宋新堂也表示:“再过两年,我也换个行当,干这个实在太累了,而且也不是全年都有活儿。”

  资深者转了行,年轻的新血液却迟迟补不进来。根据面积的差异、建筑的规整程度不同,高楼外墙的清洁一般都需要数个工人的配合才能完成,在刷洗一块较大的墙面时,几个人一定要保证同时开工、进度一致,否则刷得慢的清洁剂水滴下来,刷得快的那片区域也会受到污染,年轻人一般性子急、脾气躁,更倾向于“单干”,难以与工友达成默契,很多年轻人被高薪吸引入了行,却很难待得久。

  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除了转行,北京的高楼外墙清洁工人还做了努力,来填补淡季的空闲。比如,张光涛公司一部分工人此时正在海南等南方省份做工。这些多雨的地带与干燥的北京相比,对于清洁效果的要求不那么高,强度也会降低,这些工人也愿意过去做“候鸟”。

  张光涛表示,随着北京高楼外墙清洁工人“用工荒”缺口的扩大,未来的普遍薪酬仍然有可能持续上涨,在经济杠杆的调节下,这一行业的供需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。而且,随着他们在南北两地的穿梭,“忙时忙死,闲时闲死”的巨大差异也有一定的可能缓解。(记者崔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