租赁产品

Products

“蜘蛛人”命系一线坠楼亡(组图)

来源:轨道式高空作业车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2-07 01:23:26
主要规格

  29层大厦外墙,一根系在洗楼工———“蜘蛛人”腰上的绳索突然断裂,一人从六七十米的高空惨呼坠落,当场死于非命!这是前日下午,发生在广州市东风中路一大厦的惨痛—幕。事发后,该名堕楼工人所属清洁公司已被警方勒令暂停施工,当地警方就事故正在进一步调查与处理。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,孕育了这种独特的职业———凭一条保险绳悬于高空的洗楼工人,然而据不完全统计,羊城“蜘蛛人”年均死伤事故5~6起。高空洗楼人安全如何确保?出事故后又该谁负责?有关部门表示会予以格外的重视并将严格执行相关法规。

  前日下午约15时,记者接到报料后赶到位于东风中路一大厦的事发现场。只见该大厦高29层,四根绳子从楼顶的高空中垂下来,在风中不断地摇晃。现场已被当地警方重重封锁,死者的尸体被—大堆纸箱盖住,大滩大滩的血迹从身体下淌出。一名该大厦的保安人员和记者说,事发当时他正在楼下经过,只听到空中传来一阵惨呼,接着看到一从事高空清洗工作的“蜘蛛人”重重摔在地上,不久就死了。据了解,事发时共有四个高空作业的“蜘蛛人”,均为广州市—家清洁公司的员工。该清洁公司数天前承包了这座大厦的外墙清洗工程,谁知高空作业仅仅开始三天,就发生了这起严重的安全事故。

  家住该大厦附近的张先生和记者说,前天中午14点多,他看见有三个民工每人身上只绑了一根防护绳,坐在一块木板上清洁大厦外墙,并在高空荡来荡去,很危险,当时他就很想提醒他们小心点。下午15时左右,没有想到他刚路过这里,就听见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紧接着又听见人体摔到地上的沉闷声音,一看摔下楼的民工已血肉模糊,鼻孔里往外冒血,还不停地喘气。另一名目击者心有余悸地和记者说:“摔下楼的民工太不注意安全了,他身上只绑着一根防护绳。”记者调查发现,事发当时在大厦高29层~26层共有四个“蜘蛛人”正在高空清洗工作,每人仅在腰间系着一根绳子。警方处理清洁公司已被勒令停工

  记者来到该大厦的一层,欲就事故采访该物业公司有关负责人。但有关负责人拒绝采访,仅通过保安表示对事发当天的惨剧“一概不知”。而保安人员只是一再声称因工程为承包性质,所以事故与公司“丝毫没有关系”,“出事原因是对方的安全措施没做到位”。但对于从事该高空清洁作业的是哪一家清洁公司,所有工作人员均是避口不谈。记者获悉,事发后该清洁公司已被警方勒令暂停施工,当地警方就事故正作进一步调查与处理。

  昨日,记者在海珠区、天河区与东山区分别采访了一些清洁公司。很多清洁工人都对自己工作时的人身安全存在风险表示出了顾虑。在他们看来,工钱的多少还是次要的,主要的还是自己的安全有没有保障。

  17岁离开四川农村老家做“蜘蛛人”的小伙子小丁说:“每天两条腿都累得像筷子似的不会弯。”小丁的爱人陈小姐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,若不是家庭条件不好,自己也不会让丈夫从事这样的工作,毕竟风险太大。清洁公司业内人士透露,据不完全统计,由于类似高空作业的风险大,羊城“蜘蛛人”年均死伤事故5~6起。关于高空作业的安全保护问题值得有关部门格外的重视,并应尽快出台相关法规。

  清洗业正逐步成为一个新兴的朝阳行业,清洗业的发展成就了一批清洗公司,但这一些企业大多是一部电话,几根绳索,租间房屋就开张了。竞争还停留在“一块抹布洗天下”的低层面上。目前,广州从事清洗行业的公司近—千多家,但是专业品牌企业仅仅只有少数。随着清洗业的发展,行业内不断暴露出如技术水平较低、专业化程度低、各企业自成一体、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和市场之间的竞争无序等问题。业内人士介绍,在广州现有的近1000多家清洁公司,仅仅有20家具备广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颁发的《安全资质认定书》。

  记者以顾客身份拨通了10余个家政服务公司的电话,他们都表示可以承接高层外墙清洗这类的工作。当记者问如果出事谁负责时,这些老板都十分忌讳:“你只管弄干净就行了,那些你别操心。”

  在天河区一家家政服务中心负责人刘小姐拿出一叠保险单和记者说,他们为这里的30名外墙清洗工作人员都购买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。“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,具体的技术考核我们也只能依据经验划分,至今劳动部门并没有一点硬性规定。”刘小姐说,外墙清洗属于家政服务和物业管理都靠边的业务,至今没有一点可以正规管理的依据。

  目前,几乎所有的家政公司都开展了外墙清洗服务,所以价格一直往下跌,目前每平方米只收1元多,以致经营者在设备和保险费方面的投入都大打折扣。

  据广州市环卫协会有关人员透露,高空作业属于很复杂的行业,不仅包含着相应的风险,承担这项业务本身也首先一定要具有一定的资质。据他了解,外墙清洗这种高空作业方式险种比较特殊,包括人寿保险和意外保险都不太好买,程序很复杂。目前,广州市个人组织和注册的法人实体比较多,但是真正从事高空作业的这些人,却以四川和江西人为多数。

  采访中部分清洁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,由于高空作业的风险大,安全问题多多,羊城“蜘蛛人”若发生死伤事故,清洁公司与物业公司为了逃避市安监部门的双重处罚,往往采取隐瞒事故私了来处理问题。而且为减少相关成本获取更大的利益空间,一些不良的清洁公司给“蜘蛛人”洗楼用的清洗液氢氟酸是一种剧毒强酸,人体摄入1.5克氢氟酸便会立即死亡。长年累月使用,大楼外墙也会受到重创。在记者的采访中,很多清洁工人都表示了一个相同的疑问:出了事故谁为死伤的“蜘蛛人”买单﹖

  广州市三丰服务有限公司张丽红经理在接受记者正常采访时表示,高空作业挑选员工必须过五关斩六将,经过全面的系统培训后,领取到有关部门颁发的上岗证后才能具备工作的资格。除此之外,作为专业性非常强的公司,还要具备广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颁发的《安全资质认定书》。众多清洁公司业内人士在采访中表示,由于类似高空作业的风险大,关于高空作业的安全保护问题值得有关部门格外的重视,并应尽快出台相关法规。呼吁成立高空作业行业协会规范清洁市场,保证“蜘蛛人”的安全问题己成当务之急。

  记者昨日采访广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了解到,广州市近几年曾发生多起“蜘蛛人”,在高楼清洗玻璃幕墙和墙壁不系安全带,而坠落发生伤亡的事故。市安监部门有关人员指出,根据省、市政府有关法律法规,凡从事高层建筑外墙清洗业务的单位和个人,必须要有资格证书。上岗人员要有上岗证。在室外操作时,必须配备安全保护装置,如铁制吊篮、保险绳等。禁止使用单根绳子系腰高空作业,一经发现,将做出严肃处理。对造成重大伤亡事故的,依据国家法律规定,追就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