租赁产品

Products

高空“蜘蛛人”日赚500元 作业辛苦且风险

来源:轨道式高空作业车    发布时间:2023-12-26 08:39:36
主要规格

  一根绳子系腰间,上下攀爬在百米楼房外,高空“蜘蛛人”素有“城市美容师”之称,他们飞檐走壁扮靓城市,尽管行走在高处,却鲜有人重视。进入三伏天,长沙接连多日气温高企,即便身在室内,也会汗流浃背。近来,记者跟从高空蜘蛛人一道,体会三伏天野外高空作业的热度,看望高空“蜘蛛人”的作业和生活状况。

  百米高空,酷日当头,下午3时,悬吊在浏城桥邻近一百米楼房外的赵师傅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。坐在安全座椅中,两根直径2厘米的安全绳牢牢系在腰上,先蘸上清洁剂,然后涂满整块玻璃,接着换用刮子将水渍去掉,从事野外高空作业近五个年初,赵师傅干起活来轻车熟路。他来自益阳,最高作业楼层是268米的北辰三角洲大楼,从清洗低层,再到楼房,现在成了业界内行。

  “尽管只要三层,但一上去腿仍是抖个不断。”提及五年前在岳麓区桐梓坡小学第一次作业的情形,赵师傅仍然心有余悸。长时间野外作业,日晒雨淋成了粗茶淡饭,32岁的他皮肤乌黑。本年上半年,他曲折广州、安徽、宁波、湖南等多地,野外作业近50天。

  日赚500元,年薪少则五万多则十几万,工期完毕便可领到工钱,赵师傅和记者说,从事野外幕墙清洗待遇优厚,但并不安稳。“一天作业7小时以内,像皇冠假日酒店等超高层,每次需继续作业2个小时之后,很检测膂力。”野外作业,不只高风险,并且膂力耗费特别大,清洁公司倾向于让手轻脚健的男工友外出作业。以赵师傅地点的清洁公司为例,团队14个成员,年纪最小的32岁,最大的40岁上下,以青壮年劳动力为主,且每年需定时体检。